醉醉醉醉醉醉

【熊彭】没有最玄,只有更玄。一丢丢的小糖。

就算是玄学也太玄了!白女士手速好快2333

whitewax:

上回说到熊彭二人虽然看似毫无交集,但是两个人的朋友圈却越缩越短,越缩越短。


从侯明昊到张子枫,从张子枫到周一围,之后更是连节目也是同一天同一个晚上同一个电视台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让大家结结实实的磕了一把玄学糖!


(不知道同学们哈哈自行寻找答案)




而这次为什么出来写,主要是看到了彭老师也去参加快乐大本营了。哇,简直了,觉得就是两个人从二台玩到了芒果台,曝光率越来越高,非常开心。顺便磕磕玄学,哈哈,他们两,缘,妙不可言。




兴奋之余,小伙伴给我看了张彭老师的和其他人的照片。





为了让大家清晰的看到,所以还是给照片做了个处理啊,只露了彭老师一个人。




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小伙伴们都有一个想法,就是,彭老师这个穿着打扮怎么……怎么变了?


都知道彭老师的穿着打扮一向以宇直为审美基准,做到舒服耐穿为标准,一直很质朴从未时尚过。(并不)


这种丝绸的质地,洋气的剪裁……不是……某熊的拿手好戏吗?


更有小伙伴眼尖的说好像熊老师最近好像也有类似的衣服呀?




于是大家纷纷去找了熊老师之前活动的衣服。


真的是一看不知道,看了狂咆哮。




我给大家看一下熊老师最近活动穿的两套。






一个是24小时发布会穿的,一个是星光大赏穿的。


大家是不是觉得和彭老师穿的特别的……风格相似?


好的,你们知道的,如果不深究点什么,我也不会在这里叨叨半天了,我来告诉你们,不管是熊老师的衣服还是彭老师的衣服都是……




一个牌子的!!




都属于SANS TITRE,大家可以去淘宝搜索哦,他们家2017年的男款就是主打粉色,珊瑚色,橘色为主。应该算一个不算小众的小众牌子吧。


并且熊彭二人的穿着都在他们家的淘宝店上一一找到,有图为证





(以上是彭老师的这套,除了腰封彭老师没带)



(这是熊老师24小时发布会穿的,这是他们家模特的上身效果)




然后,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个牌子。


SANS TITRE主打男士高级定制,是一个中国设计师建立的牌子,在时尚圈颇为瞩目,近年深受各种艺人喜爱。


剪裁很高级,面料也多为上乘的丝绸为主。


贴心的我顺便给大家看一下Sans Titre的品牌故事






看了以后是不是觉得很贴……熊老师?对不对,有木有?!而且牌子自家的模特也是身材高挑型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彭老师也穿了呀。


我稍微了解了一丢丢这个牌子,据说虽然这个牌子的衣服是有淘宝店的!但是并不是你下单付了钱就能收到,而是需要根据每个人身材量身定制,4个工作日才能发货。




真的是非常不符合彭老师这种可以一直不洗衣服出门随便套的风格了!




而时间上也是非常的巧合,偏偏就是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两人竟然选择了同一家牌子的衣服,真的非常妙了。


当然,基于这个牌子在时尚圈很受宠,现在两个人的朋友圈有那么的广,所以被各自的朋友安利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但是,那又如何呢?熊彭二人,就是那么一如既往的玄呀!







嗯……看了看想好标题的时间🤔咸鱼本鱼了

我咸鱼好久了的呀_(:з」∠)_ 谨慎关注2333

【熊彭】

你好,旧时光。



日常存图。顺便放个不同版本。
(10张根本不够用(:з っ )っ)

生活里的苦难已经那么多,希望珍惜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小故事里幸福快乐。

林朵:

并不是所有写出幸福故事的人都过得开心。
那些故事可能只是写作者做的美梦,骗骗自己。
倘若没有可以安身的梦想之地,那就自己动手造一个吧。

熊梓淇不跑火车的时候
往那一站
清风明月不如他洒脱
冷拓拓的望着你
眼神锐利似藏了锋刃
目光蜿蜒
看的人一个激灵

哪里需要什么催情的药
一个眼神
足以让人从涌泉热到百汇
酥麻感蔓延至四肢百骸

偏偏还不够
长手长脚的将人紧紧的缠了起来
蛇吐芯子一般舔过每一寸肌肤

两人握拳相抵眼神坚定的看着对方,多年以来的默契,即使不说出口,也互相懂得。

我喜欢那个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你,讨厌那个会成为你阻碍的自己。

所以,再见吧。

为了更好的相遇。

我会成为更好的自己,相信你也一样。

前行的路上充满未知,然而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为了那个相同的目的地,斗志昂扬。

转身离开,每一步都仿佛一句誓言,都有撼动千军万马的力量。

他们要去各自战斗了。

他们的背后还有彼此。

总有一天,顶峰相遇。

那个时候站在你身边的,必须是我,只能是我。

熊彭撒糖合集;为什么女儿非要属龙?

沈阳那场真的超级甜啊。到处都是糖!蜡就是不整理!
之前复习听写了其中这一段就甜的不行了!

🐻:会给我们单拍一个番外篇——天枢传(🐻🐠double ~)
哈哈哈哈
……
🐠:真的,我就想个玄幻的故事还挺好的,我看他们画的那些我养一条龙,那个图好洋气啊,好帅啊!
🐻:我就是那个龙~哈哈哈哈!
……
🐠:养龙的少年。
z:第二季的故事是这样的,就是X老师变成一只龙,跟着P老师来到了现代社会……
🐻:cklz第二季——他是龙(z:叫做ql)
🐠:我的ql是女的呀
z:X老师也可以变成女的
🐻:X老师先去趟泰国,回来我们就演……
……
🐠:你们觉得我想的有没有道理,化身个养龙的,(🐻:对~),特别洋气,龙还可以变成人

【对,您的龙特别洋气,盛世美颜,绝世美攻[小黄人高兴]】

whitewax:

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个都会屏蔽哦,神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0346528933250#_0


所以自己看吧。

【熊彭】最远的路

*同人勿上升蒸煮
*OOC我的



对于彭昱畅想拍吻戏熊梓淇是放纵的 。


有一种老年人看着孩子要糖吃的纵容, 除了心里有一点点小小的介意——好吧是很介意——也没什么了,熊梓淇自诩是个善解人意的恋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是英明神武的熊先生。只不过知道某人有吻戏后趁机卖了一把惨多讨了点便宜。


也只不过是个吻额头的戏码。小孩子只想着要糖却没想过拿到糖之后怎么剥开以及剥开后里面是什么味道的糖的问题。


对此,熊梓淇有种事情尽在我掌握之中的成竹在胸。


以至于朱戬都特地发了信息关爱,因为熊梓淇的小号,安静如鸡。善解人意到让二狗以为两人之间出了问题。男人只老神在在的回复了个:你对我的人设有什么误解。


wtf?小田鸡跟我拥抱下都要发疯的不是你???


而事实证明,你熊还是你熊。


在得知彭昱畅拍个吻额头的戏都笑场两三次,生日会群访时候表示再也不要拍吻戏了后,微信群里大家集体刷了一张表情包:熊霸霸就是熊霸霸.jpg ,顺便不约而同的脑补了彭彭因为害羞受到了惊吓恨不得一蹦三米远躲回自己洞里的小兔子形象。


深入人心。


至于怎么安抚害羞到快要爆炸的兔彭,那就是人家夫夫的情趣了。


那之后,有次朱戬跟彭彭一起工作时发现,小田鸡似乎再也没穿过破洞裤还不可思议的敷起了面膜。问及原因,彭彭含含糊糊的表示上次拍吻戏熊梓淇没有乱吃飞醋还特别善解人意就满足他的小愿望咯。


朱戬听后一阵沉默,有种自家傻孩子被熊瞎子骗走了的还很开心的帮着数钱的无力感。


直到彭昱畅凉凉的掀掀眼皮,说了一句:“朱麻麻操心太多会长皱纹。”


得!我才是那个傻的!这分明是心里门儿清。什么善解人意的熊、懵懂无辜的彭,都tm是假象!有句话叫以退为进!还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熊梓淇vs彭昱畅——1:1平。


二狗:我走过最远的路,是熊梓淇彭昱畅的套路。他们的套路十八弯,他们的套路九连环~诶~~诶诶~十八弯又九连环嘞~


呸,什么鬼!


不甘心的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在被看的发毛的彭彭忍不住要开口赶人时来了一句:“就只有不穿破洞裤跟敷面膜?”


刚打开游戏的手差点戳破屏幕,彭昱畅闭了闭眼睛,最终还是拽起手边的枕头砸向不知何时就缩到了门边的人身上:“朱戬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呃哈哈哈哈……”朱戬捡起枕头扔回去看着彭彭爆红的耳朵吹着口哨离开了。


切,论驾龄,你们还得叫我粑粑。


不过,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朱戬vs彭昱畅——1:1平。


朱戬回自己屋路上噼里啪啦回了熊梓淇的信息:在敷面膜。


想了想又加了句:套路!


那边回:承让。


又发:禽兽!


回复:彼此。


朱戬vs熊梓淇——1:1平。



人生啊,还是有几个能跟你斗智斗勇斗嘴逗趣儿的朋友比较欢乐。


当然,如果再有这样一个恋人,那就更完美了。


很幸运,他们刚好有。


——————————————————————

这个段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意思。

 经常会说到如果对方接吻戏另一方就吃醋发疯什么的,我个人看法,吃醋,有,但我觉得我萌的cp也不是过于扭捏患得患失的人,不会因为吃醋伤春悲秋情绪低落需要哄着捧着,因为他们确定彼此相爱,对对方有信心,也对自己有信心,所以会吃醋,但不会无理取闹。

吃醋这种行为,是内心占有欲的外在表现形式,也算是两人的一种情趣,对生活的调节。熊梓淇纵容彭昱畅幼稚的要糖行为,彭昱畅同样纵容了熊梓淇的以退为进的小心思,算是旗鼓相当的博弈。

熊梓淇的退让是占有与被占有,彭昱畅的退让同样是占有与被占有。因为他对他埋伏了温柔陷阱,而对方都甘愿入套。


【熊彭】【仲孟】【白天】你好,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

*同人勿上升蒸煮

*大概是恶搞/奇幻向?

*百粉点梗,拖了n久!我没忘的!是完全跑题的一篇点梗,而且还一边写一边跑的更远……能力有限,宁宁 @宁宁要做小仙女 凑合看看吧【捂脸】

“熊老师,你怎么还不卸妆?怎么跑这里来了,朱戬喊我们一起吃饭啊。”彭昱畅远远看着背影喊到。

天枢寝宫殿外,一人长身玉立,着一身明黄衣裳,如山如木,岿然不动。许是没有听到彭昱畅的呼喊,仍然沉默的背对着行人。及至行的近了,才看清此人扶剑的手轻轻摸索着纯钩的剑柄,目光落于天枢王批阅奏折的案上,缓缓而行,一寸一寸描摹着什么。在周围长久的静默里,恍惚间还能听到君臣的对话。

彭昱畅觉得自己再不出声他们今晚就吃不上饭了:“喂,熊梓淇你干嘛呢。”说罢还伸出手在熊梓淇眼前挥了挥。

被呼唤的人像是此刻才回过神儿,轻轻的转过身,垂眸看着身边的人,目光晦暗不明,半晌,嘴唇轻启,上下唇一触即分,像是叫了谁的名字,声音却是没有的,复又压了压唇,重新喊:“王上。”

彭昱畅被叫的一个激灵:“熊梓淇你入戏太深了吧!都收工了要对戏我们吃完饭回宾馆再——”

不对,有哪里不对,不,哪里都不对。彭昱畅陡然睁大双眼,双眉紧皱。眼前的人面庞圆融,双颊有肉,分明是刺客一时候的熊梓淇,而现在的熊老师因为繁忙的工作早已瘦的脱了形,自己之前微博看到接机图的时候还发了信息过去。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人??

“仲堃仪?”试探的叫出名字,语毕由疑问变成笃定,因为这个男人笑了,虽然不明显,但彭昱畅就是知道,他笑了。

周围的景色迅速的褪去,白雾茫茫,最后只余相对而立的两人。

“孟章。”声音轻柔像是怕吓到谁,仔细听或许还能听出夹杂了些许喜悦。

彭昱畅却是不买账的:“谁是孟章啊!这怎么回事?”

“孟章,我终于找到你了。”男人并没有回答彭昱畅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什么乱七八糟!你知道男朋友什么意思吗?!”真是令人头大。

“就是可以与我共论时政利弊,共饮百英玉露,共奏七弦妙义,亦可同塌而眠同穴而归的人。”

“神经病啊!”彭昱畅简直抓狂,这都什么跟什么!

“难道不对吗……?”

“对!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么知道男朋友这个词儿!也不对!重点是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你健康的模样真好。”眸色极深,似藏了数不清的眷恋,“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孟章——我的王。”男人仍然自说自话,沉如潭水的双眸只在这时起了一丝涟漪,目光中的深情沉重的让彭昱畅明知事有蹊跷也不忍破坏,“这一次,我不会离开。”抬起的手去抚彭昱畅皱起的眉头,却在即将触及时被挡开。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出现,但是——”彭昱畅仰头直视仲堃仪的双眼,“我不是孟章,不是你的王,我是彭昱畅,可能你觉得我像他,那是因为我是个演员,孟章是我塑造的角色之一。虽然很抱歉,但我不是孟章。”

“可你刚才喊了我。”仲堃仪收回的手重新落在纯钩的剑柄上,极轻的摸了一下。

“我喊的是熊梓淇,谢谢,你当我7秒记忆啊。”彭昱畅很想不顾形象的翻个白眼,“我没觉得圆圆土这里有问题。”

仲堃仪的目光追随着彭昱畅敲打自己脑袋的动作看过去,没涂护手霜的手指上起了倒刺,刚才捕捉到的字眼令他有些介意:“圆圆土是什么?”

“呃……”一不小心把粉丝的称呼脱口而出了,“没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

“所以你真的不能当我男朋友吗?”

彭昱畅简直想撬开这人脑袋看看是不是被土塞住了!

“不可能!不说男朋友这个词你用起来多奇怪,就算要找你也是找孟章吧!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觉得……”

“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需要六个核桃,当然这话不能说,不然又要解释六个核桃是什么。

“所以……”

“所以??”彭昱畅觉得自己的CPU要爆掉了!他快要跟不上这个古人的思维了。

“天黑了。”

“然后?”四周渐渐变得暗下来。

“万圣节快乐。”说完这句话人也消失在彭昱畅面前。

 

夜幕降临。

伸手不见五指。

树叶发出唼唼的声响。

静谧的空间里响起年久失修的木门被推开的吱嘎声。

“卧槽!快乐个鬼啊!熊梓淇你出来!搞什么!”彭昱畅已经顾不得教养了,此刻只想逮到熊梓淇来一顿货真价实的小拳拳!让你吓我,这就让你知道小彭爷的拳头才是最吓人的!

“你瘦了,王上。”自背后响起的声音让彭昱畅差点蹦了起来,迅速转身面对声源蹭蹭后退几步,撞上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桌子。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惊魂未定,“熊梓淇!你有病呀!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太过惊吓,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称呼。

隐隐绰绰一人带光而来。脚步声渐近,四周也亮堂了起来。彭昱畅这才看清周遭,良好的记忆告诉他,这里是天枢学宫。而来人,还是刚才那一幅打扮,只是瘦削了许多。袖口的纹饰的青龙随着主人的动作盘旋欲出,青芒乍现,只一瞬,便再无动静。彭昱畅只当自己恍惚间花了眼。

来人再次拱手行礼,“王上!”

这次彭昱畅听清了称呼,简直绝望,“仲堃仪,怎么又是你?!”

“王上,您瘦了。自上次梦中一别,您再也不肯出现在微臣的梦中。明明微臣已经放松了警惕,只等您再次入梦。没想到,一别经年,上次王上还是丰润模样,如今,却已如此单薄。”

“你就直说我胖了呗!什么叫丰润!”彭昱畅跳脚!

“微臣失言!”

“打住,打住!被你带跑了!我根本不是你的王上!”

“王上何出此言?上次您来时送了我一副画卷,您言及,能入我眼者,必是良辰美景,能入我心者,必是美景良辰。如今微臣已经明白,不管是良辰美景,还是美景良辰,都不如留在身边的人重要。”

彭昱畅算是懂了,这个人是刺客二的仲堃仪。传说中的那个尖尖土,疯疯土。揉了揉额头,放弃般的说:“不知道你们在玩儿什么,但是我真的不是孟章,不是你的王上。”

“江山如画也好,累累白骨也好。微臣不再执着于此,王上,微臣想用余生陪您走遍天下的大好河山,您可愿?”

前后两次,彭昱畅觉得他已经没法儿好好的跟眼前人沟通。又是一个自说自话的。随即放弃了好说话的想法。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行至仲堃仪一步远站定,“仲堃仪,你看着我。”

仲堃仪拿着画卷的手陡然握紧,仿佛接受命运宣判似的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又郑重的睁开,“您说吧。”

“神经病啊你们!说了多少遍我不是孟章!你的王上已经不在了!不在了懂吗?你在做梦快醒醒!要表白也要找对人好吧!你疯起来连自己的王上也不认识了吗!好意思被称作先生育人子弟吗!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王上,再问,你自杀!”

仲堃仪被骂的茫然,许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孟章,反而觉得有趣儿,嘴角扬起又迅速的止住,理了理袖口说:“好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彭昱畅不得不怀疑,他跟这人就没在一个频道过。

“下雨了。”外面便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一会儿就成了瓢泼大雨。

“所以呢?”转头望向窗外,莫明觉得这对话耳熟。

“万圣节快乐。”声未歇人已不见。

 
屋子消失。

随后瓢泼大雨直接浇在了彭昱畅身上。

 
透心凉。

“为人师表!就这么点气量!尖尖土你大爷!这雨要不是你搞得鬼青龙跟你姓!”彭昱畅砰的坐起来,抹了把脸,诶?干的? 

 

“你醒了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个声音自床边传来,哄娃娃一样的调调。

彭昱畅机械的转过头,还好,不是古装,是熊梓淇的脸。

 
浑身上下的力气卸了下来,拥着被子转过身噼里啪啦就开始说:“熊梓淇,我跟你讲我刚才梦到仲堃仪了!简直是个疯子!神经病一样非让我做他男朋友!你说奇不奇怪!他一个古人哪里知道的男朋友这个词儿!”边说还一边愤愤不平地拍打着被子,没有注意到倾听者一闪而过的尴尬,“而且还自说自话的根本不给我说话的余地。说了多少遍,我不是孟章我不是孟章,就跟听不懂似的!仲堃仪的智商有那么差吗,还是古人都那么专制?”说了半晌也不见熊梓淇吱声,这才把目光定在了床边人的身上,男人露出无奈的笑意。

“喂,熊梓淇你可别也发疯啊!我没有答应的,他们莫名其妙!”

“他们?”

“对,他们!两个仲堃仪,就圆圆土跟尖尖土!两季的仲堃仪!以前做梦从来没有记得这么清楚过。尖尖土气量特别小,肯定是因为我戳到他痛点,他才下雨淋我的!”

一只手贴上了他的额头,彭昱畅不明所以的看着将手伸过来的人。

“看看你有没有发烧。你刚才游泳的时候突然昏了过去,把我们都吓坏了,所以把你送来了医院。医生说没事儿, 不过最好还是观察一下,郑凌烨跟祁睿峰回去给你收拾点东西,教练他们回去了,我留在这儿陪你。”顶了顶眼镜,眼光四处瞄就是不看床上的人,接下来的声音极轻,“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

彭昱畅觉得自己一定是刚才被雨浇昏了头,居然没有认出这个人是唐一白。

现在再看身边的环境,果然是医院。还好刚才说话的声音不大,希望不会吵到别人。

不对,为什么要担心吵到别人,这应该是在梦里吧。但是究竟有完没完!这个世界太玄幻了,为什么唐一白也出来了!后面不会再出现什么陆瑾年,肖恩吧。那就太让人绝望了。

彭昱畅直挺挺把自己pia在了床上,大字型摊开,不想再说话了。无力。是梦的话,怎样才会醒呢。

“明天,你没事儿吧?”

彭昱畅已经不想再反驳了,反正,以他的经验看,唐一白也一样不会听的。

“刚才你昏过去的时候,我特别的害怕,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参加梦想杯,想跟你一起去更大的舞台,然后一起站在领奖台上,成为这个世界上游的最快的男人。”

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彭昱畅的目光,只见唐一白拿出了一捧花,递到他面前,还往前推了推,“明天,做我的男朋友好吗?”

彭昱畅忽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在看清这捧花全是棒棒糖的时候。

真是与众不同。

“就算明天喜欢棒棒糖,你也不用整一束糖花吧!”

“你如果不喜欢的话,我还准备了烟花,还有这个。”

唐一白把第二束花拿出来的时候彭昱畅彻底傻了眼!壕啊!有钱花!这个喜欢啊!全是红色的啊!

彭昱畅劈手夺过有钱花,眼睛里全是星星!

“你接受了我的花,也就是答应做我男朋友了。”

“我不是!我没有!还给你!我有男朋友,他叫熊梓淇,谢谢!”赶紧把烫手山芋扔回唐一白身上,做个梦都不让人愉快的享受有钱花,你们就不能做个合格的背景板不出声儿吗!

卷着被子滚了几下,又蒙着被子喊了几声,总算稍微排解了一下心中的郁卒之气。

“唐一白,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不!是!明!天!表白都分不清人,明天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嗯?你说明天喜欢我?”唐一白急忙往前探了探身子。

“唐一白你是傻白甜吧!这个都看不出来!”彭昱畅很想问他是不是脑子进水进多了。

唐一白“噌”地站了起来,“天亮了!”

“什么?”不是很懂你们,说话颠三倒四。

“万圣节快乐。”

 

又快乐!我是脑子坏掉了会觉得快乐!走的到干脆,一块糖都没有留下!彭昱畅掀开被子准备出去探个究竟,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手甩到了柜子上。“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的妈呀!嘶——”缩回手不停的吹,冬天肉体凡胎甩到硬物上,太他妈疼了!

“怎么了彭彭!”屋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老远听到你喊了一声!”

听到属于熊梓淇的声音,彭昱畅顾不得手上的疼,急切的打量四周,是他所熟悉的,他跟熊梓淇的家。

此时熊梓淇已经来到了床边儿,看到彭昱畅眼中夹杂的泪水,顿时慌了“怎么了,彭彭,怎么了这是?”

“熊梓淇?”

“我在呢!”

“没事儿,醒的时候不小心把手甩到了柜子上。”彭昱畅不打算告诉熊梓淇真相,反正,也只是梦而已。现在,终于梦醒。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还早呢。”

“我做好了早餐,温着呢。要不要再睡会儿?”偷了个早安吻。

“嗯,你也再睡会儿吧。”

“好,我陪你一起。”说罢脱鞋躺了上来,拉开被子将两人一起裹了起来。

彭昱畅难得主动窝进了熊梓淇怀里,许是刚才梦中消耗了太多精力,在男人令人安心的味道里,沉沉的睡着了。

然而熊梓淇那边儿就没有这么安静了。

“你们吓到他了。”

“这并不是在下本意。” 仲堃仪或者说刚才出现在彭昱畅梦中的圆圆土如是说。

“然而这是事实。”熊梓淇并不买账,又接着问:“你们什么时候走?”

“如果我说我们不走了呢。”另一边的仲堃仪放下手中的酒杯凉凉的瞥来一眼。

“他并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你的先王并不在这里。”

“你!”尖尖土捏紧了手中的杯子。

“他不是你的孟章,不是你的先王,也不是你的明天。”熊梓淇眼神一一掠过圆圆土,尖尖土,唐一白,“你们自己错过了,怨不得任何人。”

“呵,你也是牙尖嘴利,”瘦削的仲堃仪似想起了什么,“倒是和他般配。”

“承让,承让。”

“熊梓淇你倒是会顺杆儿爬。并没有在表扬你好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唐一白终于找到机会插嘴。

“谢谢!”

“你!你这么黑他知道吗?”

“你以为我是你这样的傻白甜吗。”眼神都欠奉。

“你说谁傻白甜!”唐一白炸毛。

“谁对号入座了就是谁。明明在意的不得了。却总是在错过,总是欲言又止。以为别人总是会在原地等你。不是傻白甜是什么?现在后悔莫及有什么用?”

熊梓淇的话豪不留情面,针针见血。

“心机倒是深沉。”

“彼此彼此。”熊梓淇跟圆圆土对视一眼,眼中的占有欲,丝毫没有遮掩。

“好好对待他。”

“谢谢,不用你们说我也会的。”

“哼!如果你不好好珍惜她,我就来把他抢走。”

熊梓淇挑挑眉,不无鄙视的看了一眼唐一白,“给你时间让你和他接触一下,已经是我的仁慈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而且你这一缕意识又能够做什么呢?何况你以为他愿意跟你走?”

“你就那么笃定他对你的感情?”仲堃仪忍不住发问。

“像孟章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心一样。看不清的只有你。我和彭彭彼此喜欢,彼此珍惜,不会出现你们的情况的。”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熊梓淇站了起来“你们该走了,时间久了,对你们并没有好处。”

“另外,看你们这么可怜,提醒一下,也许你们要找的人就在身边。”目光扫过圆圆土跟尖尖土。回眸又对傻站在原地的唐一白说:“也许他并没有走远,现在追还来得及。”

三人皆瞠目结舌。

“言尽于此。珍重。”说罢便离开,在清晨熹微的阳光里,将怀中的人揽的更紧了些。

早安,我的男朋友。

我们会一直好好的在一起。



宁宁原本想看的是彭分别跟圆圆土、尖尖土、唐一白他们谈恋爱,但最终跟熊在一起,挑战不了,就写成了这个样子,完全不沾边〒_〒实在是_(:_」∠)_
最后祝宁宁平安喜乐健康顺遂开开心心~